鬼·神

2016-12-6 20:37| 发布者: 超级版主一| 查看: 193| 评论: 0

摘要: 鬼·神 神巫麻阳祭祀的并不仅仅是“人神”,还有名称繁多的“鬼神”, “堂屋有堂鬼,灶屋有灶鬼,茅厕有茅鬼……”一句耳熟能详的童谚,讲述麻阳巫教崇拜里,到处有“鬼” ...

鬼·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神巫麻阳祭祀的并不仅仅是“人神”,还有名称繁多的“鬼神”, “堂屋有堂鬼,灶屋有灶鬼,茅厕有茅鬼……”一句耳熟能详的童谚,讲述麻阳巫教崇拜里,到处有“鬼”,鬼是神,神也是鬼,人们生活在一个鬼神不分的神巫世界。在这个神巫世界里,一切非人类“生命”都是神祗鬼怪。

树是神灵,所以就有了留“风水树”的习惯。在认定的“风水树”的树根边垒几块岩石便成了祭台,每逢时节,香烟缭绕,竟日不绝。麻阳的“风水树”(俗称“风树”)最多的树种是枫木树,这流传着对蚩尤的思念。据《山海经·大荒南经》载:“枫木,蚩尤所弃桎梏,是为枫木。”郭濮注:“蚩尤为黄帝所得,械而杀之,已摘弃其械,化而为树。”枫木是蚩尤化身,象征不死的蚩尤,所以枫木成为苗族普遍尊奉的“神树”。当然还有松柏、杉树之类古树。既然是“神灵”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于是便有了某人对“风树”撒尿而无故头昏脑胀、某人在“风树”下口出秽言而无故口舌生疮、某人无聊刀削“风树”树身而浑身疼痛月余、某人偷懒就近剔砍“风树”枝叶做柴火而卧床半年不起等等让人敬畏的传说。由“风水树”推而广之,麻阳乡间随处可见的还有护佑饮水井的“井树”、林荫庙宇旁的“庙树”、安置了神坛的“坛神树”、垒有土地庙的“土地树”等诸多“神树”。由留“风水树”传统衍生的是封山育林的习俗。麻阳各村寨附近多有绿树摇曳被称作“禁山楋”的山丘,这些都是各村寨乡规民约自发约定的封山育林禁区,没有举寨议决,是不能砍伐的。由此定格麻阳特别的风景——“万里童山缀新绿”——即便村寨周围都是童山秃岭,各个村寨也是绿荫蓊郁,而且常常古树参天。

怪石是神灵,所以就有了到处享受香火的“神石”。上小学时的路上,离寨子一里处有一块“鸡冠岩”。据说这厚不足两尺高不足三尺长不足三尺形似鸡冠的岩石,是路人的噩梦。夕阳西沉后,它是过路的恐惧;夜里,它会追赶急于赶路的夜行人——这是为好几个被撵过的人亲口证实的。这让小时候的我们,一到“鸡冠岩”附近便突然停止刚才的欢笑和打闹,小偷似的高抬脚低放足慢慢靠近这有时还香火氤氲的“凶地方”,一过岩石,便如兔子般撒腿飞跑,一心抛远这人为的惊吓。往往有年幼而未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做好奔跑准备的同伴的哭喊,或后面的拥挤导致的混乱摔爬,被前头变腔变调的尖叫一路牵引,回荡山峦。

动物更是神灵,所以就有了诸多的饮食禁忌。史前洪灾过后,世间一切荒芜,是一条狗到远方带来了几粒稻谷,人们才有了赖以就食的稻种,所以“狗肉不上台盘”,禁食狗肉,六月“吃新”时,必须先以时新饭食喂家狗,人们才能开饭;某夜抢犯(土匪)洗劫一个村寨,有两兄弟侥幸逃出家门,但抢犯紧追不放,情急之下便爬上后山树林的枫木树上,抢犯追近,弟弟手脚酸软,失足踢断了树枝,抢犯正要爬树搜索,一只夜宿枫树枝叶间的秧鸡惊飞而去,抢犯不再怀疑,放弃了上树的念头,两兄弟得以逃过劫难,所以秧鸡便成了麻阳禁食的动物。

还有,不准指点月亮,否则会被“割耳朵”;不准在屋檐下撒尿讲粗话,否则“屋檐童子”会丢瓦片打脑壳;山路上饮山泉前,要先用茅草打结成“标”放进水里,否则“水鬼”要捉怪让人肚子疼;赶山前要举行祷告仪式,说明猎杀生灵是出于“觅食”的无奈,希望“山神”许可,如果讨不到一阴一阳的“胜筶”,便谕示“山神”不同意赶山,人们是不敢进山猎杀动物的;行船闯险滩前要备美食敬献乌鸦,如果乌鸦抢食净光,则大吉大利,说明乌鸦作为掌管水手生死的“水神”的使者,它们已经从“水神”那里知道了不会再有啄食水淹尸身的“佳宴”了……无处不在的山魅水怪野魂家鬼,都是麻阳神巫世界敬奉的神灵。

最新评论
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