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278|回复: 6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水天一色滩渡坪

[复制链接]

15

主题

23

帖子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6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5-12-28 11:20:06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麻阳汉子 于 2015-12-28 11:22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水天一色滩渡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姚筱琼




    车像一只黑色鸟,沿着锦江河展翅翱翔,逆流而上。
    那时,暮色苍茫,如果是在山里,早就看不见太阳,太阳落山了。而这是大河,是锦江河,不是山里。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又一次看见了太阳。那个太阳,我明明在山里看见它陨落了,为何在同一天,不同的时间段,又一次看见它陨落?那是怎样的一种天机,它向我暗示什么?
    这个问题我来不及多想,我大声喊:“快看,落日——”
    车没停,它略略昂起头,上了一个小幅度的坡,接着一低头,身子往下一沉,俯冲。就这么两三秒,那个又大又圆,红彤彤的日头便不见了,好像在和车子赛跑,车跑得越快,它沉陷得越快。不过一瞬,就陨落了。
    或许对于车来说,过了一座山只是一座山。一座山和一轮落日于它,自是参悟不透的一道风景。而人过了一座山,往远处看,眼界就开阔了,人懂得为远处的风景驻足,车不会。车停下来只是为了等人,是我叫停了车,因为我知道,刚才的落日,早一分钟,晚一分钟,兴许都看不到,即使看到也是另一种天机,天机是无穷的,遇什么样的天机得看个人造化,所以我要下车祭今天的落日。
    日头刚落,漫天红霞将远处的河湾映照得美如箔金。从随意的距离和角度看上去,大河与天空都不再是水和气体,就是一幅画,一幅金线绣在锦缎上的画。画的颜色金碧辉煌,画的意境却幽渺宁静,让人越看越陷进去,陷得越深越不想拔出来。
    “那是什么村?”我手指右前方。“小坡。”焦玫简单回答。回答我的还有相机“咔咔咔”连拍的声音。眼前的美景于我是一场隆重华美的视觉盛宴。于焦玫,他此刻拍的每一张片片都是《长河》杂志的最佳封面。
    小坡无坡,就在公路边上,距离是一个镜头恰好的直线。房子临水,红瓦白墙,新农村格局。这气派、这模样,还有这簇新铮亮的红白颜色,最适合倒映在水中,映衬着青山绿水。无论清晨,还是傍晚,都那么富丽堂皇。没有霞光,它便是霞光,有了霞光,它便做成金汤,汤中少不了搁一把金勺子,勺子捞上来的除了锦鲤,还有雪白的刀子鱼,小小渔舟真真别有一番意趣。
    “这又是什么村?”我手指河对面。
    “滩渡坪,小坡村的一个组。”
    滩渡坪是一个饱和的弧度。整个村子凸出在水中,形成大河中的一弯,角度精准完美,不遮挡视线,看得见对河的小坡。十几户人家依水而居,青瓦木屋掩映在翠竹林里,竹林与水靠得很近,婆娑的影子一般都在水里,云烟般飘忽,动感十足。“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,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。”周杰伦唱的,就是这种意境。
    滩渡坪在锦江河的左岸,小坡在右岸。这让我想起迟子建的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。那是一部很美的小说。我曾经对“右岸”两个字琢磨很久,我想,迟子建生在北方,为何不用“东西南北”而用“上下左右”表现方位呢?细想想,“右岸”二字却用得绝妙,仿佛有森林,有花香,有人烟,有味道,没有比这更经得起咀嚼的字眼可以代替。
    晚风吹来,锦江河波光莹莹,远远望去,小坡确实在右岸。但如果我站在另一头,它就在左岸了。这样的变化,让我始终没闹明白,小坡和滩渡坪究竟在左岸还是右岸。也许一条河原本就不分左岸右岸,用佛的话说,只有此岸和彼岸。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也只有此岸和彼岸。如此,就当小坡为此岸,滩渡坪为彼岸,这样就不会错了。
    小坡地理位置优越,修了清一色的砖房子,滩渡坪却还保持着原汁原味的老木房子。小坡过去是个军事隘口,明朝中期湘西建了十三个哨所,麻阳占三所,小坡是一所,另两所在石羊哨和铜信溪,碉楼四五层高,里面驻军上百人。驻军一多,这里便慢慢形成集市,老百姓的生活习俗也随之起了很大变化,这就是小坡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。滩渡坪如果不是胜在自然环境清雅,就人文环境与小坡相比,起码退后十年。
    然我却喜欢滩渡坪。我更喜欢“日斜归路晚霞明,过雨园林绿渐浓”的远古意境。这哪里是一个古村落,分明就是一首古诗词嘛。当一缕缕炊烟在彼岸袅袅升起,淡淡的、蓝蓝的、在村庄的房舍、绿竹上弥漫时,我隔着大河都闻到了饭菜的香味,闻到了锦江河的水气味儿。锦江河在沈从文笔下叫长河,长河的水有股很重的水腥味儿,那是一种思乡的味儿。如果说炊烟是无声的召唤,那么水腥味儿不止是无声召唤,更是一种无声牵引。前者或许只想召唤田间劳作的人回家,后者则牵引着天下游子的归乡情绪和记忆。如果你是离人或游子,闻了它,会无由地助长惆怅,被它勾了魂。
    不信你看,很多鸟儿在河岸飞来飞去,它们有的是循着炊烟而来,有的则是闻着水腥味儿而归。天色已晚,鸟儿和人一样,都有归家的心情,城市人下晚班,车子那么堵,就是因为大家都急着往家赶,鸟儿归巢也有不为人知的仓皇。瞧,一只贪玩的小野鸭子回头找不到妈妈,急得在河中“嘎嘎”大叫,声音那叫一个急促凄凉。水湾静谧,空山回音,小鸭子的声音被放大许多倍,岸上的人听了恻然,它自己也被这声音吓到了,更加慌张,小小身子在河面东游西游,开金河,划开水波,掀起金浪,一路渐行渐远。
    天上初生的星斗,犹如菩萨的慈眼,将它的一生望尽。

0

主题

8

帖子

2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7
沙发
发表于 2015-12-29 16:42:59 | 只看该作者
看着你们为家乡做的这些,我们这些远方的游子真心谢谢你们,希望多出好作品

13

主题

52

帖子

13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33
板凳
发表于 2016-1-14 09:33:09 | 只看该作者
你已被瞄准 发表于 2015-12-29 16:42
看着你们为家乡做的这些,我们这些远方的游子真心谢谢你们,希望多出好作品 ...

欢迎在外打拼的老乡们多来这里坐坐,这里将会成为一个温馨的港湾。

20

主题

238

帖子

673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73
地板
发表于 2016-1-14 20:25:19 | 只看该作者
小坡对面是滩渡坪---那是个美丽的古村落,还没到过,有机会去看看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